十耀

遇見一個真實的夢境

用一樹花開的時間

下午金融雙學位課程老師點名了

我去了婺源

下課后硬著頭皮跟老師說上次課程沒來神馬的是因為參加比賽

下次帶假條過來能不能劃掉。。。。。

沒想到老師看了我一眼翻開本子勾上然後說不用了我相信你

感動到淚奔

我是罪人。。。。

血色残阳

去外婆家吃饭的路上

 

Carl Zeiss Planar T* 50mm F1.4试拍

近视玩手动头好蛋痛

另外特别声明一点:

我是爷们

是爷们

爷们

们。。。

感谢阿威老师

终于有了几张自己的照片

曾经和朋友一起开黑房打捣塔
本应密切合作
岂料他在推塔我要单抓。
他说gank我在farm跳刀。
我说推吧,转身一看他正在读秒。
叹了口气。节奏不对,他说。

生活中就没有失落的时候了吗?
一个在南昌,一个或许在广州上海。
曾经生活在一起的两个人,如同开局一走上路一走下。
自己打线自己赚钱自己抓人自己读秒。
或许一盘终了,才想起,原来我们都从泉水出发。
在各自的大学过了几年,才发现记忆里有那么一人,陪我一起走过青春,然后失散在年华。

又或许一个到陌生的城市,另一个远走飘渺的远方;
向左走,向右走,方向不一致,终究不对。
下路的术士不能对上路虚空说我保你起来;
这个城市的我又会对那个国度的你承诺些什么。
术士会对虚空讲:和死灵一起,他帮你反补帮你压人。
我只能对你说:你会找到爱你的你爱的人,度过人生中最美的时光。

人如刚背。是个被激发体。
在各种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下,
一路哼哼唧唧,飘飘扬扬,最后潇潇洒洒地走到底。
去感慨,人生若只如初见。
去叹息,当时只道是寻常。
独自凝望远方的云彩,感受霓虹灯折射出的孤单,在回忆中飘荡。

 

PS:520生日这天机缘巧合回到杭州

本着给自己的生日礼物的想法拍组怀旧主题的片子

用曾经的表达,用擅长的方式

自拍略感局限,也罢,全当却一个心愿

© 十耀 | Powered by LOFTER